东方阅读网【www.dfmsc.com】第一时间更新《道恒归尘》最新章节。

暮春。

这日陈府等人陪同前往武场,街上尽是赶考之人,个个虎背熊腰这也让街边女子心生爱慕,有些赶考之人则暗自讽刺道“空有蛮力罢了,等至比试不定闹着笑话。”

武场外大夫人上前紧握陈武双手,担忧道“武儿,凡事切勿伤了自己”

陈武安抚着大夫人的手点头道“娘且放心,儿臣定量力而行”

比为五项:长垛、马斗(马射马枪)、舞刀、仪态兵法、比试。

半日近几百余人第一项大多皆过,陈文也不例外但后半日的马斗险些失利,毕竟真正练马时日才从病痊愈开始。

二日看着眼前的几把大刀,陈文分别拿起掂量着,毫不犹豫选了重一百二十斤的大刀,举过头顶随意挥舞了俩下沉思片刻便按照陈武哥教给的动作迈步向前一招一式挥出,大刀如翼羽一般挥去自如,这一幕躲在暗处观察的李义咬牙窃喜,而后的仪态兵法在陈府家族熏陶之中自然不在话下。

最为困难的便是最后一项,剩余近百人齐集于武场之中但如今不同往年举行擂主制(分为四擂,每擂的擂主再度分为两组胜者争魁,败者争三甲)而今年进行胜败制(先一一对决胜进胜组,败进败组,胜组之中胜出三人败组中胜出一人,再度进行争魁战),可想而知第一轮战陈文便与陈武对上。

得知消息陈国志只感诧异未免太过蹊跷,但此事皆由大王监察也不敢多言,后山的陈文不敢懈怠还在勤加苦练,这时一位妇人前来送饭,陈文顿时凝滞在原地回神过来快步上前接过食盒,恐慌道“大姨娘,这等事交于小人便好,何须您亲自跑一趟”

大夫人擦了把汗道“没事,只是今日碰巧路经膳房进去瞧了瞧,下人说你还未用膳就顺手带了点过来”

“瞧瞧,看喜欢吃吗,不满意我再让下人做些”

见大夫人如此反常心感不妙不会在里下毒了吧,陈文手上动作顿了顿但还是夹起一块吃了起来。

“怎样?”

陈文拼命点头大快朵颐。

大夫人满含热泪,眼眸愧疚道“文儿,这些年日辛苦你了”

陈文吓得顿时噎住,王嵩婧递上茶才得缓解,这顿饭陈文吃的浑身不自在,远处的王月如也是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难道上次所说的待后是打算不对付少爷了吗,那奕儿他们...”想到这王嵩婧又缓缓开口“虽说你并为陈家所生,但我始终把你当亲骨肉看待,可你年幼就体弱加上那小子自幼习武我怕那小子下手没轻没重的伤了你就不敢让你与他多相处,好在武儿寻得稀世宝药你这才有所好转,这让我心中一块石头方的落下,你不会怪罪姨娘亲吧”

王嵩婧之意陈文自然明了,放下手中碗筷握着王嵩婧的双手,含情道“大姨娘哪里的话,不是大哥哪有如今的我”

王嵩婧笑道“那便好,文儿够吃吗要是不够姨娘再为你打去”

陈文摇头拒绝,见此王嵩婧收拾起碗筷“文儿明日还有比试,还是早日休息为好”

陈文点头应答便与王嵩婧一同下山回屋。

比试当日,台上两人相视一笑陈武步子拉近道“文儿,无需顾忌,放轻松拿出全力与我一战便好”

刚想开口的陈文顿时语塞心想难道昨日大夫人来找自己被陈武哥知道了,这让陈文犯了难,看来当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按照陈武哥的性格若真放了水想必陈武哥也会自动认输吧。

陈文抛去想法眼神坚定摆出架势,陈武斜嘴一笑两人便交手起来,刚开始两人还有来有回但后陈文不知是真在放水动作变得迟缓,陈武也极为失落正要开口大骂时就见陈文眼神还是如同方才一般不曾变化,陈文也顿感奇妙难道真是昨日那饭菜有诈?但来时以内急为由看过郎医并无大碍啊。

见陈文这般状态陈武也收起些功力,但还是打的陈文节节败退,最终还是陈武胜出,刚获胜陈武便扶着陈文救医,但结果却如同常人无异,难道又是上次走火入魔前兆?可如今无尘大师寻求无果这如何是好。

躺在床上的陈文面露苦涩,陈府上下透露恐慌,好在不过半日陈文面相平静,虽还有些无力但其他的并无大碍,陈国志见样,劝阻道“文儿,要不这次就安心养伤”

陈文摆手道“无碍,已好大半休息半日便好”

陈武还想劝说都被陈文以休养为由拒之门外,屋内陈文想着今日的异样倍感熟悉,但无论如何就是想不清,也只好作罢闭目等待明日比试。

次日,陈文照常一同来到武场,陈国志,陈武,陈灵玉三人再次叮嘱一有异样就放弃比试毕竟他人并不会留手,得到陈文肯定几人虽担忧但还是作罢。

陈文一上台见这次来者不就是那位街上暗嘲之人,此人虽说的小声但还是被陈文听见,可此人也只是嘴上功法硬朗没过几招便被陈文打服。

虽胜组有三位名额,但还是有些人自作聪明故意进入败组想扮猪吃虎,可不料在陈文身心无碍的手上吃得闭门羹,经过两日的比试,陈文自然在败组胜出,而胜组由陈武、叶然、柯泳天佑三人胜出。

而下场陈文比的便是柯泳天佑,此人高近七尺手臂同陈文大腿粗细,陈文咽了咽喉咙,抬眸仰望竟引那人不屑一笑,陈文收起神绪勾了勾手指挑衅,不料那人虽看上笨重但速如闪电蓄力一拳便打在陈文胸前,即使双手抵挡也向后滑行几尺,体内顿时翻江倒海一口淤血喷口而出,陈文心想对应之法正面比拼蛮力看是行不通只好占据身形攻于侧面。

只见陈文甩腿而出如快鞭一般,即使那人再有蛮力面对如此快的击打也无法施展出来,陈文的每一拳每一脚使出全力这在往日都是未有的体感,在持续的猛力下陈文速度也稍微减缓,那男子见状趁机一手抓住陈文的脚想向远处丢去,可陈文哪能任他摆布借力便盘在男子头部,朝男子脸上、头处狠狠挥拳,男子想拽下但陈文双脚死死勾住,男子每一拽陈文就加大力道使男子呼吸不畅,想挡可男子身形体胖根本不知挡向何处,就这样陈文以极其滑稽之战赢下。

反而陈武那组胜的自然轻松,异乡之人不知可他人都知陈府中有一位奇才,两岁习武十岁便胜过成人。

这次只是在武场中休息一时辰,王嵩婧想说些什么也无济于事。

这次陈文舒展筋骨感觉良好无碍后抱拳摆势,两人不像他人那般如视仇人招招制敌,更像是小孩般打闹,你一拳我一脚,陈武是顾及上次,再让陈文复发就得不偿失了,反而陈文就不知为何一时耳鸣一时脑中恍惚,感觉身上如同火烧般,陈武还以为是陈文故意为之,在一次交手时陈武细语道“文儿,下一击我便全力了”

陈文应声作答,两人蓄势出击,双拳相对两脚相踢,陈文这时突然无力陈武见状也急忙收力可为时已晚一拳打在陈文胸口,陈文直飞台外,陈文倒地应声不起,监督见此也上台宣布此魁首为陈武所得。

而陈武却半无喜悦之色直径来到陈文身旁查看起伤势,刚上手就察觉陈文浑身发热眼神恍惚,柔声喊道“文儿,文儿”

陈文摇晃脑袋才有一丝清醒见陈武,憨笑道“恭喜大哥夺魁,文儿学艺不精”

见陈文还有神智内心也舒缓许多,待陈文下场后,陈武上前授予功勋。

这日陈府上下贴满喜庆,大摆宴席在外施粥施布,今日之战也被西楚王与李高所见,西楚王摇头叹息,李高则心出一计狂笑离去。

微风细雨,阵阵雷声

陈府尽在豪饮,那些上门攀亲之人看着陈武甚是欢喜,恨不得今日便把自家姑娘推入陈武怀中,有些更想趁陈武大醉送入陈武屋内生米煮成熟饭,而一旁的陈文与陈武道喜后便独自惆怅,今日比试很是不服,不是没得魁首而是完全没发挥出自身实力,这在往后如何辅佐陈武哥。

陈武见大醉的陈文吩咐王月如扶入屋内休息,收拾好陈文,王月如来到屋外倒水,不了一纸条飞入盆中,吓得王月如全身一抖盆落地,见纸条王月如迅速捡起环顾四周见没人收入衣内,捡起盆返回屋内,又瞧了瞧未醒的陈文这才拿出打开一看‘事成,速办’见这四字也知这便是最后机会,方才平息的神情又如射箭般扎入王月如心头,顿时双手止不住颤抖瘫坐于地内心苦喊“少爷不是已达夫人所愿吗,如今大少爷的地位少爷真能撼动吗,难道真的要绝情到这般田地吗”王月如嘴边不停抽泣,但为家中爹娘奕儿也无能无力,只能听命于此。

突然想到“对如今大少爷的地位,即使木成舟想必也能留住少爷”

王月如吃力爬起一步一步来到陈文床头,见酣睡的陈文含泪脱下身上衣裳,拉下床边卷帘朝陈文身旁躺去。

翌日

陈文头痛欲裂,缓缓睁开眼就感觉身体异样,一眼望去全身赤裸陈文大感不妙又摸见身旁多一人,陈文转头看去此人正是月儿,不用思考也明白发生何事,昨日确实梦到自己夺魁后与父亲提议让上次看中女子嫁于自己,可这。

陈文急匆匆穿好衣物,这也看见醒来的王月如。

王月如被角捂着胸口不知如何面对,低声道“少爷,我...”

东方阅读网【www.dfmsc.com】第一时间更新《道恒归尘》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More+

玄浑道章

误道者

合体双修

我是墨水

神秘复苏

佛前献花

巡天妖捕

寂寞我独走

我在修真界苟道长生

作者名好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