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阅读网【www.dfmsc.com】第一时间更新《旧日倾覆与崛起:科兰迪之歌》最新章节。

少年带着波克斯与修特,在这道路狭窄,总体面积与范围却又庞大得如同迷宫的贫民窟/棚户区里行走。

“你叫什么名字?”走在最后面的修特问。

或许是看出修特才是负责这次询问的人,少年很干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叫塞米,大人。”

看到波克斯没有开启闲聊(搜集情报)的模式,修特也懒得去探究他是不想开启,还是压根没有这个概念,干脆自己和这个叫塞米的少年聊了起来。

“你姐姐年龄多大了?”

塞米警惕地回望了修特一眼,觉得这样年轻又帅气的贵族大人,不太可能会打自家姐姐的主意,这才回答:

“今年21了。”

“你呢?”

“我今年十六。”

“家里还有其他人吗?比如你的父母……”

“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母亲在我十岁时就死了,就剩下我和姐姐,还有妹妹三个人,现在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

说这话时少年有些悲伤,却不太多。

修特也能理解,在这个一个时代和医疗水平下,恐怕少年早已经见过无数夭折与死去的小孩,大人,与同龄人。

就算没有什么意外,在这里生活,依旧要面临着其他问题……比如环境带来的卫生问题与疾病。

修特跨过了一滩由呕吐物,不知名的发馊食物,排泄物组成的污泥滩,继续朝前走去,这种一眼能够看见的还好规避,但其实踩着的,看似厚实的黑泥道路,只怕是由无数各种“事物”所堆积与最终沉淀所形成的路面。

把这一层厚厚的黑泥掀起,才能够看到真正的路面,以及土地。

至于道路的两侧,毫无疑问也毫不例外的堆满了各种杂物与衣物,以及风干的食物,苍蝇在嗡嗡的飞舞,在每一个可能聚集的地方聚集,在每一个可能落脚的地方落脚。

至于蚊子与牛虻,以及各种不知名的虫子,更是密密麻麻布满了视线。

即使是波克斯这种从贫民身份成长起来,但已经很久没回来的前“原住民”,都多少有些不适和轻微恶心,但修特却面不改色,似乎并不在意和早已经习惯一般。

这多少让波克斯有些敬佩,是有些,但不多,毕竟现在也只是正常走路,而非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

修特半是询问半是闲聊,同时还打量着这片贫民窟。

他不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类似的贫民窟与流民聚集点,也曾经在这些贫民窟与流民聚集点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所以尽管到处都是肮脏与不洁,充斥着各种刺鼻的臭味,但他也已经习惯过和适应了。

比起其他城市,比如璀璨城的贫民窟,凡纳市城外的这座贫民窟更简陋与落后,倘若说市中心区和下城区,还是有着中世纪末期的风情与痕迹,那么被划分为城外区的这座贫民窟,看上去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里依旧处于封建时期。

没有砖瓦,最牢固的墙壁是泥土风干后堆砌的,也有木质架构,只不过这些木屋没有木板,完全就是一根又一根削掉了树皮的木头,从中劈成两半,然后用粗绳并联起来,形成了木排,然后木排与木排相互捆绑,这就是一面“墙”,或是天花板,或是二楼的地板。

当然更多的是几根粗大的树木或是木头胡乱的一架,捆绑和固定住相互架着的顶端,再披上几块布,架下的空间,就是一个家。

至于一张粗麻布就是全部家当,既是地板又是天花板同时还是被子,直接就蜷缩在“房屋”与“房屋”之间缝隙的居住者,更是比比皆是。

在看到往日极少有外人光顾的贫民窟,忽然来了两位大人物,这些贫民们带着不同的情绪,或近或远地观望着。

有好奇,有跃跃欲试,有麻木,有探究,但一直到再走出这座贫民窟,都没人敢于上前搭讪,更别说尝试做些什么“大胆”的举动。

所以和前世的某西大贫民窟相比,唯一不需要担心的便是安全了吧,在这里,阶层观念根深蒂固,而敢于冒险与尝试,觉得“大人”和“老爷”们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血肉之躯的人,也早已经落草为寇上山为匪。

塞米带着两人离开了贫民窟,沿着河边走,最后来到几座作坊前,塞米指了指其中一座作坊。

“我姐姐就在这里,不过现在应该没有办法让她出来。找书苑www.zhaoshuyuan.com”

“波克斯。”

在之前闲聊已经得知了塞米姐姐名字的波克斯,听到了修特的声音后,自然就朝着工坊走去。

修特看着波克斯走过去,和工坊前的守卫交谈了几句,然后就有一位守卫朝作坊里走去,而波克斯朝修特点点头,站在那里等待。

看来对方没有拒绝波克斯的要求。

看来是小作坊主,或者小贵族,否则不会答应得那么干脆,如果是大作坊主或者大贵族,又或者是某位议员的产业,那一个小小的治安官未必能够传唤。

当然,也可能一名女工对于他们来说,无伤大雅,没有必要为一个或许户籍都没有的贫民,而跟一名治安官过不去。

修特将目光放到了最靠近河道边的一座作坊,在工坊的外面,河道边,有着一群女工正在一个一个大木盆里,用脚踩着什么,再往上一些,则是一个个巨大的木桶,有来往的工人将一桶又一桶不同颜色的水倒入其中,还有人拿着巨大的棒槌,一下一下锤向木桶。

那是布锤。

看来是一个负责将布匹染色,漂洗的作坊,这是布匹出售前的最后一步,只是不知道最终染色,漂洗完成的布匹,是作坊主自己买下来自己完成最后一步出售,还是单纯只是接下了布匹商人的染色,漂洗工序。

应该是后者,作坊的规模不大,雇佣的建工和守卫也不太多,工人数量和规模……这就是个小作坊主。

说起来,凡纳市有成熟的纺织技术和机器吗?还是说连纺织技术都还处于家庭作坊和个人模式?

东方阅读网【www.dfmsc.com】第一时间更新《旧日倾覆与崛起:科兰迪之歌》最新章节。

相关阅读More+

最强升级系统

大海好多水

小精灵之武藏

渊心小人物

纯阳武神

十步行

位面:秘境使徒

龙城读书郎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松冈唯一神

分身万界的我加入了聊天群

阿斯塔特修女